新闻中心

快速通道FAST TRACK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公司新闻/NEWS

穷途末路的P2P们:转型网络小贷仍是一场恶战

2019-10-31 01:17

近日,网贷行业加速出清,湖南、山东以省为单位团灭,北京、厦门等6地已经启动监管试点工作,正在试点进行前期调研。 不过,“山穷水复疑无路”,对于将面临无法通过试点的平台,监管又提到网贷平台转型等方向。 10月21日,国新办在京举办银行业保险业运行及服务实体经济情况发布会。针对网贷风险整治工作,银保监会___祝树民表示,网络借贷工作整治重点还是结合短期措施与长效机制,把握风险的成因,追根溯源,适时主动出击。 值得注意的是,在提到引导具备条件的机构转型发展时,祝树民介绍,银保监会、人民银行正在会同有关地区研究制定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。 不过,早在今年1月份监管就提到过P2P网贷机构转型网络小贷机构,那现在这个节点P2P平台转型网络小贷可行性上会有哪些转机?转型助贷在政策上有什么变化?P2P网贷机构何去何从? —01—

 

网络小贷将为P2P转型开启一扇窗 早在今年1月份,监管部门曾发布《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》明确指出,对未出险机构中,规模较大且未发现具有高风险机构特征的机构,可以引导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、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。 而其实对于网贷平台来说转型小贷公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更多的P2P公司选择转型助贷。 2017年11月,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《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》,规定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(互联网)小贷公司。 此前有媒体曾报道,互联网小贷牌照注册资本一般都在1-5亿元之间,虽然有很多P2P公司有这个心,却没有这个实力。值得注意的是,网络小贷牌照只能用自有资金放贷,杠杆一般在2倍左右,个别情况可达到4倍。 不过,网络小贷牌照今日也不如往时了,价格已大幅缩水。 据《北京商报》报道,江西地区的牌照价格在6500万元,重庆地区的牌照价格为8000万元。此前上亿元牌照价格的光景已不见。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曾表示,从政策预期来看,一方面牌照转让被监管关注,而另一方面市场隐隐出现年底网络小贷的统一监管办法即将出台、网络小贷牌照即将开闸的预期,部分实力玩家不急于收购牌照,而是出于观望的心态以静观其变。 此外,据《北京商报》报道,目前网络小贷牌照价格有所下跌,但是网络小贷牌照的新股东仍要求2018年度有10亿元的资产才可以购买。 不过,此次在国新办举办的发布会上又一次提及了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方向,似乎意图让这条不太好走的路变得好走。 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,银保监会称计划对网络小贷公司实施差异化管理,“实施分级管理模式,以推动网络小贷款从业机构扶优限劣、规范发展”。 对此,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曾分析,网络小贷分级,向上无空间,只能掉头向下了。所以,网络小贷分级的背后,监管在升级,牌照则在降级。 值得注意的是,早在2019年4月,据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消息,当时监管层透露了一些监管信号,在讨论阶段,具体如下: 1、注册实缴资本金5亿元,杠杆倍数3-5倍。 2、借款人为自然人的,单笔投放上限为20万或30万元;借款人为企业的,单笔投放上限为100万元。 3、不允许线下放款。 4、争取两年内接入央行征信系统。 对于准入门槛,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提到的要求是5亿,财新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》中对全国性P2P的要求也是5亿,对单一省级P2P的要求是5000万元。薛洪言认为,大概率上,全国经营(含跨省经营)型网络小贷,注册资本要求或不低于5亿元;单一省级经营网络小贷,注册资本则不低于5000万元。 对于之前1亿元的注册资本门槛,5000万元对于想转型且有实力的P2P来说是触手可及的。 此外,薛洪言认为结合监管对P2P转型网络小贷的鼓励,不排除会借鉴吸收P2P监管的一些原则。他认为网络小贷杠杆率上限可能从1.5倍放大至3-5倍;同时对单一借款人也会设定借款上限,个人20万,企业100万。 不过就目前看来,7800家小贷公司中,只有300家网络小贷。就算网络小贷行业洗牌,而能持牌全国放贷的机构仍是少数,对于成功转型的网络小贷的P2P来说仍是一场恶战。 —02—

 

“救命稻草”助贷将失去“灵效” 与网络小贷想要“开闸”不同的是,一直门槛相对较低的助贷业务监管反在收紧。 近期,北京、浙江等多地密集出台政策对此进行规范,以严格准入管理等成为政策着力点。 日前,北京银保监局印发《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》(下称“《通知》”)。 值得注意的是,《通知》除了重申银行不得将授信审查、风控等核心环节外包,还对金融科技公司进行了界定与外延式的描述。金融科技公司是指通过输出技术或提供场景,与银行业金融机构在营销、获客、风控、运营等领域开展合作的企业。 包括但不限于:在金融业务与技术输出方面同时布局的互联网企业;主要依托互联网展业的民营银行、直销银行、保险公司、保险中介机构及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;利用新技术或依托互联网从事类金融业务、经纪类业务、中介服务及信息服务的企业;提供数据或技术服务的企业等。合作类业务范围包括但不限于信贷、表内外投资、客户和产品推介、信用卡、支付、数据信息和技术服务等方面。 值得注意的是,对于9月以来,多家大数据公司被查的现象,《通知》中还提出了,严禁与以“大数据”为名窃取、滥用、非法买卖或泄露客户信息的企业开展合作。 此外,相对于银行,对于助贷合作准入相对宽松的信托机构,在《通知》发布后,也密集展开了核查,存在合规性问题的产品将会叫停。 彼时,中小P2P们转型的唯一“救命稻草”或已被“薅光”,而作为救命丹药的网络小贷分级政策未至,穷途末路的P2P们何去何从?  


#网络小贷# #借款上限# #小额贷款# #直销银行# #借款# 内容标签: